三代涼山人奔康記
2020-12-03 09:47:3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何公各與丈夫李力挖是四川涼山州鹽源縣人,2018年通過勞務協作來到佛山。受訪者供圖

  這兩日,每逢閑暇,何公各總愛回看自己在聯歡晚會上的舞蹈視頻。這是佛山為涼山工人舉辦的彝族新年慶祝活動。“我把視頻發到朋友圈,家人們都好羨慕我。”她自豪地說。

  何公各與丈夫李力挖是四川涼山州鹽源縣人,2018年通過勞務協作來到佛山,在廣東星星制冷設備有限公司務工。兩年多來,夫婦倆收入提升了,學會了普通話與粵語,還愛上拍短視頻。“沒有扶貧協作,就沒有現在的我。”何公各感慨道。

  大涼山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其獨特地貌形成了天然的壯美風景,也很大程度導致了這里的閉塞與貧窮。在何公各的老家鹽源縣,2014年全縣247個行政村就有122個貧困村。

  自2016年8月以來,佛山對口涼山開展扶貧協作,攜手打響這場脫貧攻堅的硬仗。今年11月17日,四川省政府批準普格縣、布拖縣等7個國家級貧困縣摘帽脫貧,至此涼山11個貧困縣全部“摘帽”。越來越多涼山老鄉們也在致富奔康大道上快馬加鞭。

  勞務輸出 “70后”夫婦來粵實現脫貧夢

  每天早上7時,何公各與李力挖會準時起床,洗漱、吃早餐,并于7時50分完成上班打卡。“超過8點打卡就算遲到,會扣掉200元全勤獎,我不愿意。”在兩人看來,200元是筆不小的數目。48歲的何公各來自千里之外的涼山鹽源縣白烏鎮白烏村。之前,因為夫婦倆不識字,加上李力挖身患殘疾,二人只能在家務農維持生計。年景好時,他們一年能掙兩萬元;一旦遇到暴雨或冰雹,全年的辛苦勞作就打水漂了。

  勞動力轉移輸出是兩地對口幫扶見效最快、最直接的辦法。2018年,佛山開始與四川涼山州鹽源縣開展定向扶貧活動,每年安排數千名農民工來佛山就業。聽到這一消息,何公各動了心。原來,她家中兩個兒子正在讀書,靠種地遠遠不夠負擔學費、生活費。2018年6月14日上午,何公各與老鄉們乘車抵達廣東星星制冷設備有限公司,“公司已經提前將衣食住行安排妥當,我們一分錢都沒花”。在這里,何公各的工作是組裝制冷櫥柜。在眾人幫助下,心細的她很快學會了生產線上的操作,還把欠親戚朋友的債都還了。一個月后,得益于勞務協作政策,李力挖也來到星星制冷打工,負責給制冷櫥柜安裝壓縮機。倆人平日話不多,卻是車間公認干活最賣力的員工。夫婦倆一年收入約8萬元,加上政府發放的15600元穩崗補助,孩子們的學習生活費用再也不愁了,年底還能有幾萬元存款。

  兩年多來,何公各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只敢吃些白米飯、免費湯,現在每餐都能葷素搭配,偶爾還下館子打牙祭;過去夫婦倆成天為生計發愁,現在閑暇之余還能看抖音、拍視頻;過去自己大字不識,現在不僅會說普通話,還能聽懂粵語……

  “天天能上班,天天有工資,我就有安全感。”生活有了保障,夫婦倆的臉上也掛滿了笑容。今年9月,在2020年四川涼山籍農民工樂融佛山行動優秀員工表彰大會上,何公各等22名涼山籍員工還獲得表彰。“這兒環境很好,我想一直待下去。”何公各夫婦滿懷斗志地為新一年幸福生活打拼。

  產業“輸血” “90后”養豬人回鄉拓出新天地

  距何公各老家鹽源縣約6小時車程,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鄭家種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里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工地上,工人們忙著完成新豬舍建設的收尾工作;一旁草地里,成群的烏金豬盡興地撒歡。合作社的負責人是“90后”彝族青年鄭吃合。這幾年,得益于產業扶貧政策,他靠養豬脫了貧,在四里八鄉小有名氣。幾年前,他在江西一家養豬場打工時,初步掌握了規模化養豬的技術。他思忖著:家鄉烏金豬肉質鮮美,又沒有規模化養殖場,為何不將所學技術用起來?于是,鄭吃合在2017年8月返回三河村,開始養豬創業。創業之初,他的養豬場規模不大,僅四五十頭豬。每天早上7點,他和妻子就開著三輪車來到養豬場。喂豬、沖洗消毒豬舍、搬運飼料……大小事務全靠二人料理。最難的時候是雨季,山路泥濘致使車輛無法通行,搬運飼料、工具全靠人力。

  “養豬比打工辛苦多了,什么都要親力親為。”回顧創業初期的歲月,鄭吃合感慨萬千,那時除了身體辛勞,還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大家覺得養一兩頭豬已經很難,根本不相信我能養幾十頭上百頭。”面對大家的不解,鄭吃合并不做過多解釋,只想用行動證明自己。功夫不負有心人。養豬場一年的收入近4萬元,鄭吃合成功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2019年,當地村民親眼目睹了鄭吃合養豬致富,逐漸從不解到羨慕,開始有村民提出想加入養豬場。今年10月,碧桂園扶貧項目組通過對口幫扶,捐了40萬元給三河村集體經濟。碧桂園涼山州扶貧項目負責人盛長城表示,這40萬元采用了“村集體+合作社+貧困戶+公司”的模式,不僅有力支持了鄭吃合擴大養豬場規模,同時帶動了村內其他貧困戶增收致富。

  有了這40萬元,鄭吃合的養豬場規模擴大了一倍,還聘請了12個工人。目前,養豬場已有一批育肥豬可以出欄,剩下的小豬兩三個月后也可出欄。按一頭豬賣5000元算,今年他的養豬場預計收入達二三十萬元,純利潤10余萬元。就在彝族新年前夕,鄭吃合在朋友圈發了個視頻:養豬場的工人們在數工資,一人3000多元,大家臉上洋溢著收獲的喜悅。他相信,接下來只需用好用活各種扶貧資源與政策,好日子離自己就不遠了。

  教育“造血” “00后”學生心中種下新夢想

  教育的缺失,是涼山當地脫貧攻堅“短板中的短板”,也是貧困代際傳遞的主要因素之一。近年來,佛山在布拖播撒的教育“火種”,正給當地帶來潤物細無聲的變化。

  彝族女孩社以么惹各是布拖縣拖覺鎮石咀小學四年級學生。每周一,她都會早早告別家人,步行20分鐘前往學校上學,“在家里沒有什么可以學習的;在學校我可以學到很多知識”。她最愛的科目是語文,心中憧憬著“草長鶯飛二月天”的春日圖景。社以么惹各所在的石咀小學,承擔著周圍五個村落的小學教育任務。在周邊破落土房包圍下,這座小學整齊劃一的校舍已是最好的建筑。當清晨的陽光灑下,教室里傳出孩子們朗朗讀書聲,響徹山谷。石咀小學是布拖試點“互聯網+教育”模式的學校之一。2018年,曹本華從佛山九小來到布拖支教,被當地落后的教育水平與稀缺的教育資源所觸動。作為一名教育信息技術應用專家,他決心發揮自身優勢,推行“互聯網+教育”模式。曹本華的提議很快被當地教育部門接受。布拖選取6間鄉村小學作為“互聯網+教育”試點學校。老師通過手機獲取課程后,將其同步到課室中的電視機里,實現“小屏換大屏”,讓學生享受國內優質教育資源。

  有了互聯網的連接,石咀小學的學生們也能親眼看到大山外的世界。“感謝佛山,讓我們的孩子不用走出大山,也能學到各種知識。”石咀小學老師馬玉婷感慨道。大專畢業后,馬玉婷自愿放棄了更好的工作機會,決定返鄉執教。“這里鄉村的孩子,是很缺乏老師的。”她希望更多孩子通過學習知識走出深山,學有所成后回饋家鄉。

  求知的種子,已在布拖下一代的心中生根發芽。社以么惹各有一個姐姐,三個弟弟妹妹。聽到社以么惹各講述在課堂上聽到的五彩斑斕的世界,他們難掩羨慕,內心渴求著去外面世界看一看。而社以么惹各也默默在心中立下目標:“一定要努力學習,走出大涼山,去北京看天安門。”  ●南方日報記者 王芃琹 見習記者 劉明

+1
【糾錯】 責任編輯: 魏曉航

?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6815447
亚洲AV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_欧美 卡通 另类 偷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